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薛理泰:乌克兰被肢解乃弃核所致

2014-09-23 11:44:56 来源:中原财经杂志社

  中原经济区理财杂志讯(记者 陈程)乌克兰政府与乌东民兵武装于9月5日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签署协议,当晚11时起停火。停火协议包含监督停火的各个环节以及6日开始交换战俘等。乌东民兵武装指出,“停火并不意味着我们会终止脱离乌克兰的政策”。有鉴于此,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对英国广播公司表示,他对停火能维持多久“绝对没有信心”。

  8月下旬,乌克兰战局开始逆转,政府军对顿涅斯克的攻势被挫败。乌克兰总统要求西方军事支援,并试图与俄罗斯谈判。仅仅十几天前,乌克兰军队在实力上对东部民兵武装还占压倒优势,却在这次战役中战败了,并遭受巨大的损失。

  战局逆转的原因显而易见,即俄罗斯军队介入了乌克兰内战,尽管莫斯科信誓旦旦地声称,进入乌克兰参战的仅是俄罗斯军队的“志愿者”。设若俄军介入战斗,自然是乌克兰军队不能承受之重。波罗申科坦承:“只能举行谈判,将自己人从俄罗斯人的夹击中救出。”

  乌克兰陆军绝大部分参加了这次战役。激战以后,三个旅被全歼,两个旅大部被歼,如今九个旅被困于包围圈内,其中多数被困在乌克兰第八集团军被合围之地,被围困的九个旅中不少已经被打残。在乌克兰陆军21个旅中,未遭受重大打击的仅剩下三个机步旅、三个炮兵旅和一个警卫旅,多数配置在战线尚稳定的西北方向。

  9月3日,乌克兰军方派遣大批152毫米自行榴弹炮(属于乌克兰炮兵旅编制)前往增援西北战线斯拉维扬斯克,却没有坦克随行掩护。乌克兰军队捉襟见肘,情况之危殆,略见一斑。至于乌克兰内务部紧急招募的几十个志愿者营,训练不足,难以作为战斗基干使用。

  如今乌克兰政府军固然兵力窘迫,防线岌岌可危,在等待临门一脚的打击。然而,东部民兵武装却无力扩张战果,主力受牵制于被围困的乌克兰第八集团军,兵力明显不足,可见俄罗斯“志愿者”为数并不多。与此同时,北约不能坐视乌克兰被进一步肢解,势必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并采取更强硬的因应手段。这可能是基辅以及莫斯科支持下的乌东民兵组织都同意签订停火协议的原因。

  在4日和5日,北约28国举行被称为冷战结束以来最重要的一次峰会。5日,峰会宣布各成员国达成一致,将于日内组建一支人数3000至5000的快速反应部队,应对俄罗斯的威胁。这支部队包括海军、陆军和特种兵,设立指挥控制中心,提供专项资源。部队总部将设在波兰,并将在存在潜在威胁的东欧国家部署军火库,接到指令后,能够在二至五天内被派往全球任何地点。

  北约成立这支快速反应部队,是为了向加入北约的波兰及波罗的海三国保证,它们不会受到俄罗斯的威胁。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指出:“如果你有意攻击北约一个成员国,你将要面对整个北约联盟。”如今北约怀疑停火协议的时效。在英美两国强烈推动下,北约也决定,假若乌东未能真正实现停火,将进一步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

  这就出现了另一个问题:今后如何从财政上支持这支部队的作战?北约规定各成员国须以本国每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用于国防开支。据2013年数据,仅美国、英国、爱沙尼亚与希腊达到这个门槛,其他成员国的比例平均1.6%,东欧国家的比例甚至低于1%。

  英国表现最积极

  究竟如何采取实际行动才能抗衡俄罗斯在东欧采取的扩张行动?北约成员国的立场不同。英国表现最积极,坚决支持成立快速反应部队。首相卡梅伦表示,英国将派遣1000名士兵参加,并呼吁各成员国加大对国防开支的投入,拨出GDP的2%用于军费,而其中五分之一须用于军备开支。

  据悉,这支部队将由英国主导,参加国有丹麦、挪威、荷兰和波罗的海三国。假如来自俄罗斯的威胁迫在眉睫,则其他贴近俄罗斯的成员国受到的威胁更大。然而,在欧洲距离俄罗斯最远的英国的态度却比这些国家更积极,乍闻之下,令人感到蹊跷,其实这同当年美国、英国和俄罗斯三国共同确保乌克兰弃核以后的安全保障的承诺有关。

  不论乌克兰与乌东民兵武装达成的停火协议的时效如何,今后基辅将长期丧失对东部领土的控制权,这是可以未卜先知的。继克里米亚之后,乌克兰东部也已经处在基辅政府的治权之外。质言之,亦即乌克兰被进一步肢解了。

  回顾乌克兰弃核的历史,当可发现,乌克兰作为一个中等国家,之所以接连被肢解,除了同地缘政治、国家发生内乱等因素有关以外,当初基辅决定并实现弃核是一个关键因素。乌克兰曾经是位居世界第三的核大国,核武库之强大,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

  读者掩卷思忖一下,能够设想核俱乐部老三的国土被接连肢解的前景吗?假如这个命题是匪夷所思,则不难得出乌克兰被接连肢解乃弃核所致的结论。

  苏联解体后,原加盟共和国乌克兰、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都在各自领土上拥有苏联遗留下来的核武器,尤以乌克兰核武器居多。其境内的SS-19和SS-24洲际核导弹发射井分别为130个和46个,Tu-95S和Tu-160战略轰炸机分别为25架和19架,总计核弹头多达1300多枚。

  在西方国家和俄罗斯的敦促下,基辅决定弃核。1996年7月前,乌克兰所有核弹头均被运往俄罗斯,在俄罗斯加工成核电站使用的核燃料后,再运回乌克兰。乌克兰所有的核导弹发射井均被销毁,其中最后一枚SS-24洲际核导弹于2001年4月被迁出导弹发射井,半年后该导弹发射井也被销毁。

  当时西方国家和俄罗斯对乌克兰弃核都给予高度评价,赞赏不绝。可是,基辅彻底弃核以后,武功自废,确为一大失策。一旦乌克兰国土接连被俄罗斯肢解,主权遭蹂躏之际,发现西方国家允诺提供的安全保障,全然无济于事,为时晚矣。

  笔者不禁感叹,与这条教训相反相成,则显出当年莫斯科诱导基辅弃核之决策的高明。乌克兰是俄罗斯的紧邻,俄罗斯族又在乌东聚居,与莫斯科痛痒相关。倘若乌克兰爆发俄乌两族的流血冲突,莫斯科势难坐视。在基辅保持世界核老三的地位的情况下,莫斯科不敢越雷池一步。基辅弃核以后,莫斯科就可以收放自如了。体会到这一点,早年北京坐视平壤研制核弹之举,颇为失策。

  作者是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回顾乌克兰弃核的历史,当可发现,乌克兰作为一个中等国家,之所以接连被肢解,除了同地缘政治、国家发生内乱等因素有关以外,当初基辅决定并实现弃核是一个关键因素。乌克兰曾经是位居世界第三的核大国,核武库之强大,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

  

分享到:

新闻推荐

新闻速递

精彩美图